1. 花尾首页
  2. 鸿蒙OS

华为再现人事调整:余承东不再兼任华为云CEO!鸿蒙也有新动作

去年以来,华为云业务、汽车业务就在持续调整。早在2020年,汽车BU和消费者BG进行整合。具体做法是,华为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的业务管辖关…

去年以来,华为云业务、汽车业务就在持续调整。

早在2020年,汽车BU和消费者BG进行整合。具体做法是,华为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的业务管辖关系从ICT业务管理委员会调整到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,同时任命汪涛为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成员。同时,重组消费者BG IRB(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,指管理委员会)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,将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的投资决策及组合管理由ICT IRB调整到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,任命余承东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主任。

到了2021年4月9日,华为在内部宣布,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被任命华为云董事长,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被任命为华为云CEO,同时Cloud BU新增两个副主任,彭中阳和陶景文分别负责企业业务和流程IT。

“余承东对云业务并不熟悉,把他调来云BU最主要的目的是协调云与消费者业务的资源,云主要还是张平安在管”,据e公司官微,对于此次调整,一位华为云人士透露,强化端、云协同的确是华为未来的重点,但两个业务在组织层面还要诸多障碍需要厘清,这正是余承东来到云BU的主要任务。

上述人士猜测,如今将余承东调离云BU,一方面是云已经完成了部分资源整合,余承东要把更多精力放在其它业务上;另一方面是,徐直军仍然担任云BU的董事长,将继续动用更多集团层面的资源推进云业务的发展。

华为再现人事调整:余承东不再兼任华为云CEO!鸿蒙也有新动作

余承东将聚焦消费者

与智能汽车业务

此前,在外界看来,余承东将负责华为消费者业务、云业务和汽车业务,如今看来,在管理层和架构上,华为还将继续调整,而余承东未来管理的业务将聚焦终端和汽车。

在5月17日的华为中国生态大会上,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提到,目前智能汽车业务是华为除消费者业务外功能最完备的BU,智能汽车解决方案每个业务都与华为传统ICT(信息与通信技术)业务相关,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看似业务很多,但都是为了满足智能网联汽车场景而基于某个原有产业的延伸。

徐直军还表示,华为目前已经在这一业务上投入10亿美元,即便不做国外市场,每年每台车平均获得1万元人民币的收入,对华为来说就足够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徐直军还宣布,华为智能汽车业务的两条发展路径,一是成为智能汽车领域的零部件、解决方案供应商,另一条则是将着力打造智能驾驶领域的“安卓”生态——MDC生态。

从这一路径来看,智能汽车业务发展路径其实与华为消费者业务类似,即打造软硬件解决方案以及产业生态,显然余承东相对熟悉这一路径。

事实上,过去几个月里,余承东已多次出席华为汽车相关活动,包括华为智选与小康股份合作卖车的发布会、华为HiCar与比亚迪合作的旗舰车型发布会等,也数次代表华为走访传统车企。

华为再现人事调整:余承东不再兼任华为云CEO!鸿蒙也有新动作

已启动多次人事调整

2021年初,华为开启了新一轮人事调整,其中备受关注的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,新增了几个新职位,增任云与计算BG总裁(兼)、云与计算BG行政管理团队主任、Cloud BU总裁(兼)、Cloud BU行政管理团队主任。

据华为方面透露,这次调整的目的,是为了强化以手机为入口的“端”与云计算的协同,将核心能力进一步整合,提升内部运作效率,加强互联网业务布局,促进生态发展。

4月9日,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被任命华为云董事长,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被任命为华为云CEO,华为消费者云服务总裁张平安被任命为华为云总裁。

如今,华为再调整人事,余承东再次调离华为云。

华为再现人事调整:余承东不再兼任华为云CEO!鸿蒙也有新动作

鸿蒙又有新动作

5月18日,华为HarmonyOS connect(鸿蒙智联)伙伴峰会举行。据悉,这是HarmonyOS Connect携手生态伙伴的首次亮相。

华为消费者业务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副总裁杨海松宣布,华为将把“HUAWEI HiLink”与“Powered by HarmonyOS”两大品牌合二为一,全面升级为“HarmonyOS Connect”,HarmonyOS Connect将从“做好产品、卖好产品、运营好产品”三大维度助力伙伴商业成功。

华为再现人事调整:余承东不再兼任华为云CEO!鸿蒙也有新动作

杨海松进一步表示,场景拓展上,华为希望鸿蒙生态实现“一横一纵”:“一横”,去年主要在家居领域做标杆拓展,今年从家居领域扩展到全部消费者高频刚需六大领域;“一纵”,一个生态系统的建立,没有很好的产业链根基和基础以及全产业链适配,很难做到快速规模化。华为在纵向上集成了50多家包括芯片、模组、解决方案供应商在内的伙伴,希望全流程地为应用和硬件伙伴提供完整技术解决方案和支持。

“目前已有1.2亿华为用户升级到了EMUI 11的,包括37款华为手机,这些用户都能够支持HarmonyOS Connect。”据杨海松介绍,虽然HarmonyOS 还没有进行规模推送,但当前已有超过一亿台华为设备支持HarmonyOS Connect。

杨海松预计,到2021年底,预期搭载HarmonyOS的智能硬件将超过3亿台,其中华为鸿蒙设备规模达到2亿台,鸿蒙生态设备规模超过1亿台。

华为再现人事调整:余承东不再兼任华为云CEO!鸿蒙也有新动作

华为“回攻”政企市场

5月17日-18日,在华为中国生态大会2021上,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对华为的数字化策略、企业业务规划进行了阐述。

他谈道:“2011年,华为成立了面向政企客户的企业BG,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。在众多伙伴的支持下,2020年华为企业业务的收入历史性地跨越了1000亿人民币,达到了1003亿人民币。”

事实上,遭遇多重制裁后,企业BG成为华为的重要增长点,企业业务本身也是华为营收中占比第三的业务板块,加快B端业务的拓展,也给华为给自身补充粮食。

从去年开始,华为就在加码政企数字化市场,而政务、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过程,离不开ICT基础设施,华为也早早参与其中。今年,“十四五”规划也明确提出,要加快数字化发展,建设数字中国,国内的数字化机遇不言而喻。

面对蓝海,华为也定下的新目标,华为中国政企业务总裁吴辉表示:“到2025年,华为中国政企营收目标,将达到2600亿元。”

两大变革应对数字化挑战

徐直军表示,根据2019年的数据,中国数字经济的GDP占比是36%,比全球平均水平41.5%略低。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发展空间,但另一方面,中国企业的数字化虽然有了一定基础,但距离成熟还很远。根据清华大学的调研:39%的企业数字化战略规划模糊,48%的企业未明确组织架构调整,75%的企业尚未运用人工智能等。

华为还发现,政企客户正面临着“新数字鸿沟”的挑战,一方面是行业与信息化、数字化之间的鸿沟,另一方面则是从个体到组织的数字普及率与发展差距的鸿沟。

因此华为将通过两方面的变革来推动行业的数字化转型,徐直军表示,一方面,华为将变革现有合作伙伴体系,打造真正的能力型伙伴体系,另一方面是升级数字技术生态。同时他再次明确华为的角色:“华为坚持被集成,做少数项目的集成是为了支持长期的被集成。”

拆解来看,徐直军坦言,在向能力型伙伴体系转型的过程中,进展不大。华为将重新思考变革,包括重新设计优化评估和定级体系、基于评估让能力强的伙伴获得更多机会、建立流程机制保障回报,能力强贡献大的伙伴获得更多激励。

在数字技术生态升级方面,华为升级了鲲鹏计算、昇腾AI,鸿蒙OS、HMS Core、自动驾驶MDC、华为云等六大生态。

比如,徐直军介绍道,已经有12家整机伙伴推出鲲鹏系列服务器和PC产品。截止到今年4月,伙伴鲲鹏服务器出货达总出货的60%以上,今年全年预计达到80%以上;面向2021,华为1+8设备将会全面升级到鸿蒙操作系统,预计到年底整体的规模会超过2亿,同时面向第三方的合作伙伴,也会进行全面适配,包括智能家居、健康仪器、出行、教育等各类终端的设备也会超过1亿。

华为再现人事调整:余承东不再兼任华为云CEO!鸿蒙也有新动作

华为的公有云业务在国内排名第二,是全球五朵云之一,面向技术类伙伴,华为云HDC已经发布了沃土云创计划,根据计划,2021年将投资1亿美元;HMS也在深入各个垂直行业,截至2021年一季度,全球开发者加入了HMS生态的数量快速增长,已经超过270万,集成HMS Core的应用也达到13.4万个。

加码国内政企市场

接下来,华为将继续加大对国内政企数字化市场的投入,在海外市场受阻的情况下,中国区业务将成为关键性的增长,当前政府和企业的数字化新需求不断地涌现,从发布会看来,华为欲整合多个业务线的生态,来发力B端市场。

当前,政企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持续提速,但转型过程却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对此,华为中国政企业务副总裁何达炳表示:“目前行业数字化可划分为5个级别:L1信息化增强,L2场景数字化,L3业务数字化,L4数据资产化和L5数字化变革。”

为了更好地满足处于不同阶段的行业客户转型需求,华为将和合作伙伴提供5类服务,即面向L1级客户提供领先的ICT技术,面向L2级客户提供行业场景化的产品组合能力和云/管/边/端架构能力,面向L3客户级提供业务上云能力,面向L4级客户提供数据资产化能力,并推进行业标准化;面向L5级客户提供数字化咨询与集成能力,以及辅助运营能力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政企的数字化、智能化服务背后,涉及到的范围非常广,它不仅仅需要底层硬件的支持,更重要的是更“软”的解决方案,即B端的软件部分。其中,硬件的部分,国内已经有成熟的基础建设,包括原先的通信设备、数据中心等等,以及进行中的一些新基建领域,在现有的基础之上,华为可以加速扩展B端的软件应用、操作系统,或者统称为解决方案。比如,华为提出的行业“智能体”,便是软硬件结合后的系统性解决方案。

据悉,截至2020年,与华为中国政企业务发生交易的合作伙伴数量超过11000家,与ISV伙伴发布的联合解决方案超过1600个,地市业务增长45%。

一位软件从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:“目前在国内政企数字化市场中,还没有出现如SAP、Salesforce这类的解决方案巨头,国内企业总体而言还是在Windows平台上做创新。企业级的市场,需要新的范式、新的力量接入,而华为有其优势,包括管理模式、对中国市场的了解、重资产基础、B端经验等等。”

随着华为的加码,垂直行业的操作系统、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能否开启新范式,数字化产业链上能否形成新商业模式,等待市场检验。

华为再现人事调整:余承东不再兼任华为云CEO!鸿蒙也有新动作

编辑:刘雪莹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wkjw.com/archives/66097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